电话:

400-265-0777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红柳老人”刘铭庭:“终生献给祖国治沙事业

作者:poskft.com发布时间:2018-12-22 16:41

  上图 刘铭庭(左三)与肉苁蓉种植户合影。 (材料图片)下图 刘铭庭在野外考核红柳。 (资料图片)

  如今,已经85岁的刘铭庭依然忙碌。记者日前见到这位白叟时,他刚参加完一项柽柳保护实地考察活动,从青海同德县回到乌鲁木齐。作为植物学家、有名治沙专家,刘铭庭从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退休后,仍在关心红柳研究、肉苁蓉培养和推广工作。

  “我研讨红柳60年,就做了两件事:发明了红柳新种类;发现红柳肉苁蓉人工种植技术,创下小面积亩产2000公斤以上的高产纪录。”刘铭庭说:“研究了一辈子红柳跟肉苁蓉,我放不下它们。”

  “以苦为乐,以苦为荣”

  1956年在兰州大学生物系学习的刘铭庭去新疆实习,来到孔雀河下游尉犁县考察塔克拉玛干沙漠。“沙漠里热得很,生态条件差,一定要改良那里的环境。”那次经历,让刘铭庭毕生难忘,也让他暗下信念:“把本人的终生献给祖国的治沙事业。”

  第二年,刘铭庭从兰州大学生物系毕业。毕业前,他满腔热情地给当时的高教部写信,主动请缨到边疆,投身治沙事业。“我到新疆工作,就是要改善生态环境,这是一份事业。”刘铭庭说。

  要胜任工作,先磨难意志。到新疆两个月后,自治区团委号召广大青年参加义务修渠,从山上营造一条30多公里的引水渠,刘铭庭自动报名参加。全体工程分五期,别人都是一个月轮一期,刘铭庭则是从开始建造到通水,参加了建设全进程。

  研究红柳,就要与沙漠打交道,必须常往沙漠里钻。一天清晨,因为前一天夜里下了雨,非常凉爽,刘铭庭和共事就光着脚向沙漠腹地前进。10点钟太阳出来了,沙子的水分很快被晒干,滚烫难耐。“咱们走两步就跪下来,把脚翘起来凉一下。由于沙子名义太热,几乎没法走。”刘铭庭笑着回忆,“幸好咱们带着采集土壤用的布袋子,把它套在脚上,赶快跑回去”。

  “刚参加工作时,脑海中就两个主张:一是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踊跃参与国家建设;二是在艰难的劳动中锻炼自己。”刘铭庭说:“在沙漠里工作,确实很苦,但保持好的心态,反而以苦为乐、以苦为荣,因为我有清楚的目的,就是要研究出成果。”

  “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

  1959年,刘铭庭加入中国迷信院塔克拉玛干沙漠科学考察队,走进荒凉,寻找优良的固沙动物品种。“考察中他发现一个很高的沙丘上长满了红柳,针形的叶子与众不同。”红柳又名柽柳,刘铭庭当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种新型柽柳,会在防风治沙中发挥很大作用。“这种红柳生命力刚强,如果流沙将它掩埋,它还会继续向上成长,而且它的枝条柔性好,抗风沙才干极强。”

  刘铭庭对这一品种柽柳作了深刻研究,后被学术界命名为“塔克拉玛干柽柳”。此后,刘铭庭又相继发现了莎车柽柳、塔里木柽柳、金塔柽柳等新品种,成为柽柳属动物研究范围公认的权威。“大造作是最好的老师。”刘铭庭说,“在深入接触天然界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可学的货色很多”。

  从“六五”到“十三五”期间,刘铭庭承担了多项国度和自治区荒野化管理重点科研名目,成为我国该研究范畴学术带头人。在流沙地、重盐碱地通过引洪成功,大面积恢复和发展了红柳灌木林,十余年间推广400万亩,取得了明显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刘铭庭失掉过结合国、国家、省部级奖28项,在防治荒漠化领域是取得国际奖项最多的科学家。

  “科研成果要应用于实际,在实际中接受考试。”这是刘铭庭坚持的准则。历史上三次被迫迁徙的和田地区策勒县,于上世纪80年代初又面临“流沙围城”困境。在自治区一次现场会上,刘铭庭和共事提出用5年时间管理流沙6万亩,植被笼罩率恢复到30%至40%的目标。随后他将自己多年的科研成果应用在策勒县流沙治理上,失掉了显明功能:仅用3年就实现了任务,红柳等植被覆盖在15万亩流沙上,流沙前锋退却了逾4公里。

  “治沙致富一盘棋”

  “科研只是第一步,关键是要将红柳的研究结果大面积利用于固沙造林。”刘铭庭认为,治沙致富一盘棋,治沙不能只靠投入,还要有产出,发展沙产业,让沙区国民在治沙中致富。

  1985年,刘铭庭在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策勒沙漠研究站开端试种红柳肉苁蓉。红柳肉苁蓉是寄生在红柳上的肉苁蓉,存在很高的药用价值。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试种胜利。

  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的和田地区长年饱受风沙之害,该地区于田县政府局部负责人慕名找到已退休的刘铭庭,寻求治沙之策。于是,刘铭庭从治沙站拿出自己培育的红柳肉苁蓉苗木,赴于田县奥依靠格拉克乡试种。

  为了便于观察和研究,刘铭庭在沙漠里自建的土坯房中住,没有水,也不电,生活物资要从外面运来,生涯、交通前提极为不便。周边多少公里,除了他和老伴,再不人居住。刘铭庭为此买了一辆毛驴车、一只大水桶,从外面拉回漂满虫子的涝坝水饮用。起风沙时,昏天黑地,沙漠中的多少间小屋被尘沙包裹,有时门都难以推开。

  在沙漠中生活,刘铭庭的老伴储慧芳养成每天记日记的习惯,因为怕忘了每周二的集市,一周所需的生活用品都要去集市洽购。儿子、女儿来探访,看到艰巨的生活条件,禁不住泪如泉涌,恳请父母回乌鲁木齐生活,被父母谢绝:“有浑朴乡亲们的等待,在这里研究、培育肉苁蓉,不觉得苦。”

  “当试验地里种出肉苁蓉,让乡亲们看到了增收的渴望时,这比做多少场报告成果都好,找我学技术的人也越来越多。”刘铭庭高兴地说。

  “将技巧交给老庶民(603883,股吧)”

  为了“给干部吃定心丸”,刘铭庭手把手教农夫种植肉苁蓉,告诉乡亲们“不仅要种得好,还要卖得好”,带领更多人在治沙中致富。年过80岁,刘铭庭还经常骑着电动车去指导农户生产。

  现在,和田地域推广红柳、肉苁蓉种植后果明显。在刘铭庭的示范带动下,肉苁蓉种植面积近50万亩,和田已成为我国肉苁蓉药材重要的产地、集散地及交易市场,并开拓出国际市场。于田县沙区红柳肉苁蓉种植面积达到16万亩,总产量达1.6万吨以上;肉苁蓉亩产最高达200公斤以上,一亩收入4000元至8000元。

  于田县奥依附格拉克乡种植专业户达吾提·阿布都拉说:“以前家里穷得很,在刘教养的引导下,种上了肉苁蓉,日子超越越好,家里不仅盖了新房,还买了小汽车。”

  因为刘铭庭多年来为肉苁蓉人工种植研究和大面积推广运用作出了突出贡献,民众称他为“红柳老人”“人工肉苁蓉之父”。1995年,联合国环境打算署在第一个“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将首次设破的“寰球土地退化和荒原化操纵成功业绩奖”,授予了刘铭庭主持研究的“盐碱地、沙地引洪灌溉大面积恢复红柳造林技术”名目。刘铭庭作为“策勒流沙管理研究”成果的主要实现者,也同时获得了这一奖项。

  对各种名誉,刘铭庭看得很淡。刘铭庭好像忘记了自己的年事,当初仍连续走在研究推广红柳、肉苁蓉种植的道路上。“科技工作者不能图名利,而是要将技能真正交给老百姓。”当初,良多沙漠边缘地带都被农民种上了红柳跟肉苁蓉,既绿化了沙漠,也让农夫得到了收获,改进了生活。刘铭庭说:“沙漠边沿绿起来的同时,乡亲们也富起来了,这才是我最高兴的事。”(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乔文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产品
推荐新闻: